妄想日記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20

*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嚮導x周-哨兵)

*每日寫多少就PO多少,文短請見諒,錯字請見諒。

*上一篇在這裡

===================================


兩個人回到房間,坐在床上,江波濤的手牽住周澤楷的手掌,「小周,你等等需要撤掉精神屏蔽。」

周澤楷點點頭,江波濤閉上眼睛,他們回到那片雪景當中,兩個人相視著,進入了沈雲的記憶當中。

沈雲傳給江波濤只有一部分的記憶,所以他們剛開始看得就是沈雲和陳岸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如同一些小說的設定,沈雲是個小康家庭出身的好學生,而陳岸則是個有錢人的少爺,兩個人如何在一起的經過他們沒有看到,只是看到剛開始兩個人從告白、牽手到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陳岸出手闊綽,經常結交一些兄弟,然而他卻被那些兄弟說有個男性伴侶相當的可笑,最後開始要求沈雲去變性。

沈雲最後也動了手術,然而卻沒有把下半身的男性特徵除掉,那是他答應動手術的唯一條件。

成為變性人沒多久,就看到了陳岸就跟另外一個男孩子親密的走在一起,沈雲傷心著、痛苦著,然而卻只能接受。

一切都是由愛而生,卻越愛越痛苦。

陳岸最後被家裡的人趕出來,身邊的朋友鳥獸散的時候,沈雲依然待在對方身邊,一邊打著零工,陳岸成為了打手,專門幫忙放高利貸的討債。

兩個人的生活漸漸有些轉變,沈雲一度覺得如果這樣是終點似乎也不錯。

直到那個人的出現。

那一天,沈雲坐在陳岸身邊,旁邊跟著兩三個小弟,他們一邊喝啤酒一邊討論下一個討債案子要怎麼處理,沈雲則是沉默的玩著手機的小遊戲。

「哈囉。」一道女聲突兀的出現在這個充滿男人的環境裡,一襲紅色貼身洋裝凸顯玲瓏有致的身材,一頭染著蜜棕色大波浪捲髮,唯一突兀的是戴著口罩的女人站在他們面前。

「小姐,這裡是同志酒吧。」陳岸的一個朋友說著,女子呵呵笑著,「我有朋友帶。」

「您是岸哥是吧?我有一筆生意想跟您談一下。」

「我沒看過你。」陳岸抿了一口啤酒,淡淡的說著,沈雲將手機的遊戲按了暫停,正在觀察眼前這個人。

「我是Q。」女子又呵呵笑著,坐在陳岸對面,很自然的翹起二郎腿,「想跟你談一筆買賣。」

Q宣稱他手上有一點藥想要賣,希望以哨兵當作主要販售對象。沈雲坐在一邊喝著杯中的酒,心底卻漾起一股不太妙,卻又說不出口的感覺。

那天陳岸吃了藥之後,半哄著沈雲吃下半顆,兩個人久違的上床做愛。

此時此刻在旁邊觀看這段回憶的江波濤看著身旁的人,一邊想著要不要把這段消去,但是周澤楷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觀看著,不過臉卻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隔天,兩個人談妥了生意。

漸漸的,沈雲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陳岸吃的藥量越來越多,沈雲也知道上癮之後,會想要越來越純的藥品,然而越純的藥就越貴。

沈雲到後來甚至邊賣藥邊賣淫來賺錢,畢竟雙性人對一些圈子也是有一定的吸引力,有時候他會在酒裡加了一點安眠藥,然後給了對方一個暗示,再把所有錢帶走。

然而夜路走多了,還是會遇到鬼。

沈雲那一天遇到三個哨兵,酒裡面的藥量不夠多,導致三個人都沒有昏迷,他就這樣硬著頭皮跟他們做了一整晚。當三個哨兵滿足的離開時,沈雲躺在床上,雙腿已經無力到只能大開,下身一片濕漉漉的,更不要講臉上和身上,羶腥味濃厚的令人作噁,原本單純的精神聯結被弄得亂七八糟的。

站在一旁的江波濤看著他眼淚清澈的洗過被精液沾滿的臉龐,撇過頭不忍再看,周澤楷卻悄悄的握住他的手,兩個人繼續看下去。

沈雲在那一天之後沒有再去賣身,他只是幫忙賣一點藥,然後看著那群人越來越瘋狂的食用藥物,他只是淡淡的看著這一切。

他也想過要不要離開陳岸,但是他走不了。

當夜半時分,看著對方睡熟的臉龐時,他會想起陳岸曾經帶過他去看流星雨,兩個人在絢爛的星空之下許願並且承諾不管怎樣都再也不要離開彼此。

那是一種深埋在骨血裡面的愛情,如果真的要離開,可能真的得刮骨剔肉,所以他只能默默的待在一旁,看著。

直到江波濤和周澤楷的出現,讓他的生活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江波濤後來將那一段跳過了,接下來他們即將看到的是那通電話到他們趕到房間之間發生的事情。


===

苦惱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這一部分的段落寫出來,最後還是決定為了劇情的需要多加這些篇幅,不好意思~因為後面需要所以我就還是花了一些時間把他寫出來了QQ

明天會在進入主線,持續奮鬥中!!

评论
热度(17)
< >
放全職高手同人衍生的地方
內有葉藍/喻黃/韓張/雙花/周江/喬高/雙鬼
可逆,盡量不拆,自我流浪漫路線。
灣家人,繁字請見諒
< >
© 妄想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