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日記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33

*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嚮導x周-哨兵)

*每日寫多少就PO多少,文短請見諒,錯字請見諒。

*上一篇在這裡

===================================

「你就是江波濤?」

江波濤笑笑的沒有回應,傅梅則是繼續開口說下去:「我認識你的父親,在小的時候。」

「所以對於你們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對方這樣說完之後,緩緩的從江波濤身邊離開。

看著他的身影,江波濤皺起眉毛,太過專注而沒有注意到周澤楷出現在他的身邊。

「江。」捏捏對方的手掌,看著那人有些疑惑卻又溫柔的眼神,「說?」

「他說他認識我父親。」抿抿嘴,這是他在思考時會做出的動作,周澤楷沉思一下,拉著對方的手掌,「走。」

兩個人跟方明華說了一聲之後就走了,江波濤看著自己的手掌和周澤楷的交握著,他正在忖度著要不要抽出自己的手掌的同時,對方像是感應到他正在思考這件事情,把手握得更緊了些。

周澤楷是個好哨兵,是個好男人。

然而交握在一起的手掌還可以有更多的期待嗎?

他們一起回到房間,一進到房間,周澤楷反而開始躊躇不前。

「小周,怎麼了嗎?」

「我,有話。」

「你說舞會開始前說的事情嗎,我正在聽。」

周澤楷突然有點脹紅了臉,比起跟公主跳舞,似乎這件事情會讓他更加的緊張。

「喜歡你。」

兩個穿著燕尾服,衣冠楚楚的男人站在房間裡面,然後其中一個人跟另外一個告白。

「我也喜歡小周喔,大家都是這樣的。」那一秒,江波濤還是選擇了逃避,看著周澤楷認真的臉龐,他只能用著打哈哈的方式去面對。

然而周澤楷對於這樣的答案相當的不滿,他盯著對方,慢慢扁起嘴,「你知道。」

「嗯?知道什麼?」

「那種喜歡。」

看著周澤楷專注的眼神,江波濤心情有點複雜了起來。他不想要呼嚨周澤楷,也不想要傷害對方,但是他真的接受嗎?

最後,江波濤只是嘆出一口氣,然後有些無奈的開口:「小周,抱歉,讓我想一下好嗎?」

周澤楷看起來似乎還想要講什麼,但他最後還是選擇沉默,他轉身從自己的床頭櫃上取來一份文件交給江波濤。

「這是?」

「你家。」周澤楷交給江波濤之後,默默的轉身換下燕尾服,然後帶著自己的居家服進到浴室裡。

江波濤坐在床上,翻開資料夾,上面被蓋上了極機密的印章,他翻開,發現上面是自己的父親的資料。

裡面列表了自己父親參加大大小小的任務,最後從文件當中掉落一張光碟片,移動到電腦前,他播放了光碟片裡面的內容。

前面是冗長的對談,江波濤皺起眉,他翻到下一頁,看到那是軍事審判書。電腦屏幕裡,他的父親站在審判庭中,有點憔悴,仰頭聽著審判的內容。

他的父親被送上審判庭的原因有兩個,一是他的妻子為遠房親戚,二則是因為他父親收賄。

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江波濤想,他父親黯然接受審判的結果,然後緩緩的離開。

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了什麼,江波濤倒轉,然後重新撥放。在他父親轉過身離開的那一刻,鏡頭帶過去,他按了暫停,有一個人站在審判庭的角落,微笑著。

江波濤沉默的關掉電腦,然後看著判決的內容,第一是他父親必須要解散自己的軍團,第二為他必須要繳交大筆的收賄罰鍰,那收賄金額的三倍。

想起了他跟在父親的身後,看著一群人搬走家裡的東西,兩個人一起住進小平房內,他的父親不再是意氣風發的帝國第一嚮導,為了養活他們,他父親參加了小型的民兵團,而他則是繼續待在學校的宿舍裡。

之後他只見過他父親一面,就在他父親過世的時候,鄒遠幫他向學校請假,許斌跟他一起打點他父親的後世,看著那張蒼白而陌生的臉龐,江波濤第一次感到有些許的恨意。

 


评论(1)
热度(9)
< >
放全職高手同人衍生的地方
內有葉藍/喻黃/韓張/雙花/周江/喬高/雙鬼
可逆,盡量不拆,自我流浪漫路線。
灣家人,繁字請見諒
< >
© 妄想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