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日記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36

*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嚮導x周-哨兵)

*每日寫多少就PO多少,文短請見諒,錯字請見諒。

*上一篇在這裡

===================================


「要去找柯顧出來嗎?」張佳樂問著,林敬言搖搖頭,「這樣會起疑。」

「這個部分我去吧。」江波濤思考幾秒之後開口說出,「我覺得再拖下去對我們越來越不利。」

「把話說清楚。」張佳樂看著江波濤,總覺得這個人已經推測出許多事情,但都不願意說出口。

「吳欣和柯顧應該只是誘餌,是嗎?」葉修開口說,江波濤點點頭,「我大膽的推測,陳霞應該是Q的手下。」

「也是藥販?」

「是的。」

「那為什麼他們要偷我們的藥?」

「這個我無法肯定。」江波濤皺起眉毛,在這個學校裡面應該是有三個嚮導、四個哨兵,但他總覺得忽略了些什麼。

葉修抹了抹下巴,「你去問個清楚吧,我們會在旁邊支援的。」

江波濤在隔天早上下課的時候,趁吳欣不在的時候跟柯顧說晚上有件相當重要的事情想要單獨跟她談談,柯顧一臉很茫然的開口:「有什麼話是現在不能說的?」

「有些事情我只想跟妳談而已。」江波濤有些神秘的笑笑,「就妳和我,晚上九點在湖邊的涼亭。」

晚上八點五十分,江波濤坐在涼亭內,他可以感應到周澤楷就在附近等待。

忽然,他的手機震了震,是個不認識的號碼。

「喂?」

「江澤嗎?我是吳欣。」電話另外一端相當的冷淡,「柯顧不會過去的,我也知道有誰在你身邊,你到新大樓的十樓。」

江波濤走過去,周澤楷也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一起移動過去。

「嗨,江澤……不,應該叫你江波濤?」吳欣站在窗邊等著他,「反正你也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催眠是滿厲害的,但我身上都會帶錄音工具你可能忽略了。」

「藥是柯顧給的?」

「嗯,她從別人那邊買來的。」吳欣脫下身上的長外套,手臂密密麻麻都是針頭施打過的痕跡,「是說你們的紀錄應該沒有寫到吧?其實我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哥哥。」

江波濤不知道對方為什麼在此時提到這件事情,吳欣笑了笑,從身上丟出一包白色粉末狀的東西在地上,「先跟妳介紹一下,我的哥哥叫作沈雲,這個名字你就不陌生了吧。」

「你說你哥是沈雲?」

「對啊,就是那個跟男朋友賣藥卻因為你們潛入而被殺害的沈雲。」吳欣靠在窗邊,手臂環在胸前,「會知道是因為他爸是我的第一個客人,然後他來找我,這世界很小吧?」

吳欣自顧自的說下去,「他後來勸我不要再做這件事情,然後固定會寄錢給我,甚至我上這間大學的學費有一半也是他給的,他是個傻子,但他是我哥。」

「然而他這樣的人,卻是因為你而去死。」吳欣勾起嘴角,「我一直不知道這些事情,直到陳霞告訴我這一切。」

「陳霞到底是誰?」

「是誰很重要嗎?」吳欣冷冷的笑著,「順帶一提,柯顧說藥有一部分是跟她買的。」

江波濤深呼吸,「開槍的人是Q,你現在是打算報復嗎?」

「我怎麼可能報復。」吳欣又往外面坐了一點,幾乎有半個人都在窗外了,「你不應該害死我哥,你和陳岸都是。」

「吳欣!妳冷靜!」

「你就看著吧,我要你記得,你毀了兩個人的一生。」吳欣一說完,整個人往後倒下,江波濤和隱身在梯間的周澤楷都奮力往前跑,但也只能勾到對方的衣角。

轟然巨響打破了寧靜的夜晚,江波濤站在窗邊,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和漫延在地板上的血色。

忽然,江波濤的手機再次震動了起來,他接起來,。

「哈囉?您好,我是陳霞。」另一端傳來陌生的嬌聲,江波濤還沒有反應過來。

「應該是說,我叫作Q,這個稱呼你應該比較熟悉吧?」


评论(1)
热度(8)
< >
放全職高手同人衍生的地方
內有葉藍/喻黃/韓張/雙花/周江/喬高/雙鬼
可逆,盡量不拆,自我流浪漫路線。
灣家人,繁字請見諒
< >
© 妄想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