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日記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53

*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嚮導x周-哨兵)

*每日寫多少就PO多少,文短請見諒,錯字請見諒。

*上一篇在這裡

===================================


江波濤想著孫翔你會被周澤楷往死裡打不是沒有道理的邊站起身,打開房門,收下孫翔手上的邀請函之後說了一聲近日請小心血光之災,然後在對方提出疑問之前關上房門。

是傅梅,他約了江波濤明天晚上前往總理居所一起共進晚餐。

周澤楷側躺在床上,像是在端詳江波濤的臉,「開心?」

「嗯,知道了父母親的事情。」江波濤一起躺在床上,把臉靠在周澤楷的胸口,「我已經沒有什麼關於母親的記憶了,他跟我說了許多事情。」

周澤楷嗯了一聲,伸出手攬住江波濤的腰身,「會去等。」

「沒關係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不管。」

江波濤笑著,想起最近有部電影周澤楷很想要去看,順口問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然後他們約了個時間。

隔天,江波濤依然準時出現在總理居所前,不過已經不太像昨天有緊張感。

他一坐下,管家交給他一疊資料,傅梅支頤,「那是城東實驗室的報告,怕忘記了,先交給你。」

「是,非常感謝。」

「現場只剩下幾個孩子還活著,後續都有穩妥的安置。」傅梅淡淡的說,然後開始吃著主餐,「夏曼一定跟你說過吧,我不太喜歡哨兵。」

「是。」

「哨兵的處境在我眼底,和平時他們看起來就跟兵器一樣,然而當國家有需要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是救世主。」傅梅把一口鮭魚送進嘴裡,「就算這個國家構築是由哨兵和嚮導,然而統治者依然是一般人,滿有趣的,你覺得呢?」

「我對於政治不太懂。」江波濤笑著說,傅梅點點頭,「這就是我喜歡跟嚮導聊天的原因。」

「哨兵只會洋洋灑灑說一大堆治國的道理,甚至僭越本分。」抿了一口紅酒,傅梅抿了抿雙唇,「是說江副隊,你怎麼看待慾望?」

「慾望?」

「每個人心底都會有的東西,想要待在這個人身邊、想要跟這個人結合、想要取得權力、想要賺到更多錢……等等,我都稱之為慾望。」搖了搖手上的杯子,酒紅色的液體隨動作兒搖晃著,「有人視慾望為洪水猛獸,有人處之泰然,你呢?」

「有些應該是屬於願望吧。」江波濤認真的回答著,然後看著傅梅笑著站起身,走到他的身邊,輕輕靠著桌邊。

「有些人希望自己可以賺很多錢,然後發現有些門路可以賺很多錢,他就走上那條路;有些人希望可以跟這個人相處一輩子,就把對方身邊的人都排擠走……」傅梅聲音有些輕柔的說著,然後他彎腰,在江波濤耳邊輕輕開口:「有些人希望有力量可以向仇人報仇,所以他選擇了帝國最中心的權力組織。」

傅梅看著江波濤帶有一點震驚的臉,一雙桃花眼瞇起,笑了笑,「不要擔心,我是忠於慾望的人。」

站直身子,慢慢走回自己的位置上,「讓我們好好相處吧,江波濤。」

江波濤食不知味的吃著飯,最後也是管家前來通知周澤楷已經到了外頭等待,傅梅卻說了等一下,我再跟他說幾句話就送他離開。

過了五分鐘後,江波濤跟著管家的腳步走到外面,手上還拿著那份資料,看到周澤楷依然站在那邊等著,看著對方的臉龐,他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又吞了下去。

兩個人走在長廊上,江波濤想起剛剛最後的對話。

「你不要擔心我會對你怎樣,每個人都有想要隱瞞的事情嘛。」等管家一離開,傅梅看著江波濤有些防備的表情,有些無奈又好笑的說著,「而且你也不是第一個有隱瞞的人呀,你身邊的人也會有因為慾望而選擇保留了一些事情。」

「您的意思是……」

傅梅雙手交叉,將頭靠在上面,對著江波濤笑著開口──

「你會在報告上看到,當時突襲那個實驗室的小隊,隊長就是你的父親喔。」

換句話說,周澤楷應該是知道自己父親的,甚至他們有接觸過。

為什麼周澤楷都沒提過這件事情?


评论(2)
热度(8)
< >
放全職高手同人衍生的地方
內有葉藍/喻黃/韓張/雙花/周江/喬高/雙鬼
可逆,盡量不拆,自我流浪漫路線。
灣家人,繁字請見諒
< >
© 妄想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