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日記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63

*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嚮導x周-哨兵)

*上一篇在這裡

===================================


「……所以這一切都是你在計劃的?」

「說實話,並沒有全部。」那個人像是想起什麼了,然後站起身,「對了,你想要對我催眠也沒有用。」

當江波濤還沒摸清楚對方的意思時,他可以感覺到綁在脖子上的項圈被拿下,一瞬間,他被阻隔的能力回到身上。

「給你一個機會。」Q一邊笑著,拿下手腕上一個鮮紅色手環,繼續端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你說說看我是什麼,以及我是誰?」

江波濤瞇起眼,嚮導的能力偵測眼前這個人,「你不哨兵、不是嚮導,更……」

「更不是普通人。」Q呵呵笑著,手指玩弄著蜜棕色髮尾,帶有跟以往聲音完全不同的磁性聲音緩緩說著:「只要回答出第二個問題,我就告訴你這一切的始源。」

江波濤看著他的正在動作的右手,食指的根部上面有一個戒指痕。

知道他和周澤楷是誰。

知道哨兵計畫。

知道他們的行程和計劃。

那雙似笑非笑的眼。

江波濤說出一個名字,對方瞪大雙眼,恍然大悟的眨眨眼,假睫毛像是蝴蝶翅膀一樣拍動著,然後「她」開始放聲大笑。

「我真的越來越喜歡跟你聊天了,江波濤。」Q往他走過去,在江波濤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頸子一個刺痛,對方注射了液體到他體內,「但是我的計畫還是必須要進行,在你逃出來之後,我一定會好好再跟你聊聊的。」

高跟鞋的跫音往門口移動過去,Q回過頭,「不過,也希望你的精神不會被汙染到發瘋,也希望你的屁股撐得住。」

在那個人離開之後,啪擦一聲,大拇指脫臼傳來的痛讓江波濤額頭開始冒汗,他掙脫繩索後輕握著繩索,假裝鎮定的等到另外兩個男人走進來。

「雖說是天生完整嚮導,但這是男的耶。」其中一個人痞痞的說著,搓了搓鼻子。

「你沒上過男人?」另外一個男人大笑,「等等讓你爽到死。」

「是喔,那你先上吧。」

江波濤表情恍惚的看著其中一個人邊鬆開褲頭邊走過來,他垂下頭,當對方一把抓起他的頭髮時,他猛地站起身,一把握住對方的脖子,在那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耳邊低語。

「你沒幹過男人。」看到完成催眠的那一瞬間,他勾起笑,「現在,殺了那個男人。」

兩個哨兵纏鬥起來,江波濤摸走Q似乎是刻意遺留在椅子上的手槍,門外有兩個人,他推開門。

「這麼快?是軟了?」其中一個人走過來,他往對方的腿上開了一槍,當另外一個人向他撲來時,一個貓腰,再揮出一拳。

走了幾步,他發現自己被這群人帶到他們當時來過的實驗室,為了任務,他已經把地圖都記在腦子裡了,但是頭被敲擊的創傷還是影響到前進的步伐,有些踉蹌的往前跑著,預計跑進樹林裡就比較難被找到了。

身上的鎖當時被Q解開,周澤楷可以感應的到他在哪裡,後續可以再等待救援。

靠在牆上喘口氣,他繼續往前跑著,盡量避開和那群人碰面,最後躲進了那時他被周澤楷射傷的實驗室裡頭,靠著一面落地窗和書架的角落,他喘著氣,站起來準備往其中一個出口走,一陣昏眩忽然湧了上來。

那個人一定是幫他注射了什麼藥劑,而且也不會是什麼正常的東西。

穩住腳步,眨眨眼,打算保持清醒,踏出一步。

嗙!嗙!嗙!

三聲槍響響起,一槍打在他身後的落地窗,玻璃碎落的聲音格外的清楚。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肩膀和腹部漸漸擴出血漬。

往後倒,他摔進矮樹叢裡頭,他努力站起身,往前走了兩三步後摔倒在地上,他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像是被打開的汽水罐裡的二氧化碳一樣,爭先恐後的從這個容器裡外往擠。

忽然,想起他們兩個人曾經的對話。

「小周,如果哪一天我死掉了,你會發瘋嗎?」

「會。」

「可是如果你死掉了,我可能不會發瘋。」

「會記得。」

「好吧,那我還是比你晚死好了,至少你不會發瘋,我也會永遠記得你。」

「不。」

「小周想要一起死?這樣也太浪漫了吧哈哈哈……」

閉上雙眼,他想著,如果可以,他希望在出門前可以再次親吻周澤楷的雙唇,然後跟他說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啊,小周。

我可能需要先休息一下了,你不要太難過。

我愛你。 


评论(4)
热度(8)
< >
放全職高手同人衍生的地方
內有葉藍/喻黃/韓張/雙花/周江/喬高/雙鬼
可逆,盡量不拆,自我流浪漫路線。
灣家人,繁字請見諒
< >
© 妄想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